2021年3月1日 星期一

淺情人不知|前情人



今天週一,放工後,他沒有什麼地方想去,就想著走路回家。途中經過blueDiaries的時候,店裡正好傳來這麼一句歌詞:“怎麼開始這一句簡單的問候”。他不自禁的走進了blueDiaries。

情人節過了,元宵節也過了,blueDiaries裡其實還挺冷清的。只見木藍隨便彈著吉他,唱著歌。吧台就只有納斯在擦著酒杯。沒有人對他的出現而停下來。

他走到吧台前,點了杯啤酒和午餐肉薯條,坐了下來。

木藍重複的唱著同一首歌。目測店裡唯一的顧客似乎沒什麼反感,她就一直唱下去。納斯看了一眼木藍,再看看眼前的顧客,不用想也知道木藍唱著他的心事,於是也沒說什麼。

他就靜靜地吃著、喝著。喝完了一部啤酒,又點了一杯繼續。時間突然回到了上個週五,放工後的那個晚上。這麼多年了,幻想中的重逢機會突然變現了,他只能不知所措。雖然彼此都戴著口罩,但是他還是認出她,也知道她也認出他來了。他們就只這麼對望著,彼此沒有開口。後來,她的電話鈴聲響起。她從包包內拿出了手機,按了接聽鍵,然後就走開了。她沒有回頭。他也沒有喊住她。

他們總說,很多時候說再見以後,就不會再見了。他還真希望,和她說過那最後一次再見後,就不再見了。

當年吊兒郎當的他,如今已經也正正經經的拼事業,脫去了幼稚的外衣,成了寡言的人了。如果當年,他一開始就好好的規劃與她的將來,或許就不會是這樣的結局了。不過,又有多少人不先走過彎路,才發現正道呢?這彎路也走得太曲折了,曲折到兩人走在不同的平行線,無法在一起了。

“若問相思甚了期,除非相見時。”相見了,又待如何?他只能苦笑。

木藍也唱累了,戴上了口罩,走到吧台。

“兄台,我今天練得有進步了吧?”

“幸好沒有把唯一的顧客嚇跑。”納斯毒舌地再添一句。“也可能早把其他客戶嚇跑了。”

“應該是把唯一的顧客吸引進來吧?!不然,今晚連一個客人都沒有!”

“You win liao lor.”

“那必須的!”

他深吸一口氣,站了起來。“買單。”他只是簡短的說了兩個字。付費後,戴上口罩,看了木藍一眼,似乎想說什麼,但是也沒說什麼就轉身離開。

“不用謝。”木藍突然向他的背影就說了這三個字。他的背影似乎停頓了一下,然後繼續向前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