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3月1日 星期一

淺情人不知|前情人



今天週一,放工後,他沒有什麼地方想去,就想著走路回家。途中經過blueDiaries的時候,店裡正好傳來這麼一句歌詞:“怎麼開始這一句簡單的問候”。他不自禁的走進了blueDiaries。

情人節過了,元宵節也過了,blueDiaries裡其實還挺冷清的。只見木藍隨便彈著吉他,唱著歌。吧台就只有納斯在擦著酒杯。沒有人對他的出現而停下來。

他走到吧台前,點了杯啤酒和午餐肉薯條,坐了下來。

木藍重複的唱著同一首歌。目測店裡唯一的顧客似乎沒什麼反感,她就一直唱下去。納斯看了一眼木藍,再看看眼前的顧客,不用想也知道木藍唱著他的心事,於是也沒說什麼。

他就靜靜地吃著、喝著。喝完了一部啤酒,又點了一杯繼續。時間突然回到了上個週五,放工後的那個晚上。這麼多年了,幻想中的重逢機會突然變現了,他只能不知所措。雖然彼此都戴著口罩,但是他還是認出她,也知道她也認出他來了。他們就只這麼對望著,彼此沒有開口。後來,她的電話鈴聲響起。她從包包內拿出了手機,按了接聽鍵,然後就走開了。她沒有回頭。他也沒有喊住她。

他們總說,很多時候說再見以後,就不會再見了。他還真希望,和她說過那最後一次再見後,就不再見了。

當年吊兒郎當的他,如今已經也正正經經的拼事業,脫去了幼稚的外衣,成了寡言的人了。如果當年,他一開始就好好的規劃與她的將來,或許就不會是這樣的結局了。不過,又有多少人不先走過彎路,才發現正道呢?這彎路也走得太曲折了,曲折到兩人走在不同的平行線,無法在一起了。

“若問相思甚了期,除非相見時。”相見了,又待如何?他只能苦笑。

木藍也唱累了,戴上了口罩,走到吧台。

“兄台,我今天練得有進步了吧?”

“幸好沒有把唯一的顧客嚇跑。”納斯毒舌地再添一句。“也可能早把其他客戶嚇跑了。”

“應該是把唯一的顧客吸引進來吧?!不然,今晚連一個客人都沒有!”

“You win liao lor.”

“那必須的!”

他深吸一口氣,站了起來。“買單。”他只是簡短的說了兩個字。付費後,戴上口罩,看了木藍一眼,似乎想說什麼,但是也沒說什麼就轉身離開。

“不用謝。”木藍突然向他的背影就說了這三個字。他的背影似乎停頓了一下,然後繼續向前走了。

2021年2月15日 星期一

Believe|一年後

“你說吧,這女人一旦過了三十歲,就難覓愛情了。只能靠相親找個合適的對象,然後結婚,這樣就一輩子了。”

“對丫。不過,相親對象也可能不會再是那些心目中的白月光了。哈哈!”

“你們這麼說也不完全對啊!不是也有那些最後還是得一人心,然後白首偕老嗎?”

“你這是看太多偶像劇了吧?!拜託,就算是偶像劇,都是那些小哥哥、小妹妹的世界了,哪有我們的份兒?!”

“你還是乖乖地去相親吧。別整天想著那些童話故事,然後什麼live happily ever after,都是假的!柴米油鹽才是真的。”

“春子,不是我要說你。你身邊的朋友嫁的已嫁,娶的已娶,你自己不著急嗎?”

“放心,我姐還年輕。三姑、堂姐,你們就甭為她著急了。她有分寸的。”

“我還沒說你呢!上回那個女孩子呢?不是說要帶回家給大家看看?怎麼沒消息啦?”

“分手了。”

“啊?!”

“姐,剛才遠藤打電話來,約我們去BlueDiaries聚一聚,走吧。“

”爸,我們有事,先出去了。姑,你們慢聊。“

楓挽著春子的手臂,拎起她的包包,不等長輩說些什麼,就出門了。

“呼!謝啦!”

“每年的新年都要經過這樣的考驗,你不累嗎?”

“哈!難得家裡熱鬧嘛,不就將就一下嘍。”

到了blueDiaries,只見遠藤、冬美和小林已經在那裡喝酒了。

“嘿!新年快樂!”

“新年快樂!點了一打的啤酒,喝吧!”

“乾杯!”

“冬美,你才剛生了baby,還在哺乳期,就別喝酒了。”

“我沒喝酒,這是果汁。呵呵!”冬美一臉幸福地靠著遠藤。“也不知道小夏在美國⋯⋯”

“Shh⋯⋯”遠藤嘗試阻止冬美說下去。

“噢,她很好。”

“噫?你們有保持聯絡?”

“噢,我向她要了地址,想給她寄《De Derrière》,順便問了她的近況。”

“這樣啊⋯⋯”

“我出去抽根煙。”楓說了這句話後,走了出去。

“你說,最後小夏是嫁給了安心,還是嫁給了愛情?”

“別盡說這些了。小夏嫁出去了,是件好事。”

“春子,你呢?要不要我給你介紹對象?”冬美興致勃勃的問。

“你管你的幸福好了,別搞我!”

“春子,你相信愛情嗎?”

“關鍵不在於我相不相信,而是會不會遇見。哈!”

“看樣子,你還是相信的嘛。”

“不說了,不說了。聽歌吧!”

此刻駐唱歌手正唱著她們的主題曲,Believe。

在外抽著煙的楓聽到了這歌,也愣了一愣,然後苦笑地把煙蒂滅了,丟在一旁,然後帥氣地走了進去。

Someday I will love, someone who’s by my side, oh some day, my special one will come along, I’ll pray everyday.



給這個寫了三個不同的故事,都是想把主角放在春子的身上。不過,都寫到一半就寫不下去了。最後,還是想寫關於《三十拉警報》的故事。以前覺得自己很理性,也支持故事裡的套路,夏樹嫁給久我是最好不過了。不過,那是愛情嗎?那真的是理性得出來的結論嗎?最近的想法是,夏樹最後如果選了宗一郎,其實也很好啊!兩個處於同樣頻道的靈魂結合在一起,那才是神仙所羨慕的,不是嗎?

不過,想寫春子,也是有理由的。夏樹和宗一郎在討論著不會熄滅的火焰時,曾經這麼的提起春子,說她在追逐自己的夢想時,也是那不會熄滅的火焰。嗯,就是因為這個。

2021年1月17日 星期日

Don't it make my brown eyes blue |吃炸雞燙著嘴

“對不起,我遲到了。你⋯⋯你是約翰?”

“啊!不要緊。對,我是約翰。”

他緊張地站了起來。她緊張地拉開椅子坐下。雙方忍不住的對望,然後尷尬地笑了起來。

“要喝點什麼?”

“噢,可樂吧。”

他向店員打了個手勢,替她點了一杯可樂。

她仔細的打量他。他帶著閃爍的目光打開話匣子。不過直覺告訴她,這次的相親還是告吹了。

”聽說你在動物園上班?“

”嗯,我是在靠近水族館那裡的賣精品店的店員。你去過動物園嗎?“

”噢,我沒有。聽說動物園裡的動物不多,而且都沒什麼精神的,所以⋯⋯所以一直都沒去。“

”噢,這樣啊。“

”你很喜歡動物?“

”嗯,我喜歡動物。“她簡短地回答,然後低頭喝了口可樂。”可樂啊可樂!靠你帶給我歡樂了。“她心裏默念著。

就在這個時候,他的電話鈴聲響起。

”他要走了。“她心裏這麼想。

”不好意思,我接個電話。“他接通電話,然後走向吧台。她只得禮貌性地點頭、微笑。

“就點個炸雞吧。”她快速的向店員招手,點餐。

沒多久,他回來了,炸雞也送過來了。

“不好意思,我公司裡有點事,得先離開。真的很不好意思。我已經買單了。你⋯⋯別介意。”他滿臉歉意的說。

“噢,不要緊。呃⋯⋯我餓了,點了炸雞。我用完後,才離開。你忙你的吧。”

他就這樣地離開了。

她用力地吃炸雞。放進嘴裡,才發現那炸雞燙嘴,疼得流淚了。

這是第幾次相親了?他們見到她時,都會流露出一種壓迫感的眼神。彷彿她的身高是一種罪過。知道自己長得一米九高,就已經放棄穿高跟鞋了。怎麼還是把男生嚇跑呢?這炸雞燙得真是時候,可以讓眼淚掩飾她的心碎。

只聽見這個時候,店裡的音樂轉成了一首哀怨的歌。

有誰願意tell her no secret, tell her some lies, give her no reasons, give her alibies, tell her he loves her, and don't make her cry, say anything but don't say goodbye呢?她不禁這麼問蒼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