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月17日 星期日

Don't it make my brown eyes blue |吃炸雞燙著嘴

“對不起,我遲到了。你⋯⋯你是約翰?”

“啊!不要緊。對,我是約翰。”

他緊張地站了起來。她緊張地拉開椅子坐下。雙方忍不住的對望,然後尷尬地笑了起來。

“要喝點什麼?”

“噢,可樂吧。”

他向店員打了個手勢,替她點了一杯可樂。

她仔細的打量他。他帶著閃爍的目光打開話匣子。不過直覺告訴她,這次的相親還是告吹了。

”聽說你在動物園上班?“

”嗯,我是在靠近水族館那裡的賣精品店的店員。你去過動物園嗎?“

”噢,我沒有。聽說動物園裡的動物不多,而且都沒什麼精神的,所以⋯⋯所以一直都沒去。“

”噢,這樣啊。“

”你很喜歡動物?“

”嗯,我喜歡動物。“她簡短地回答,然後低頭喝了口可樂。”可樂啊可樂!靠你帶給我歡樂了。“她心裏默念著。

就在這個時候,他的電話鈴聲響起。

”他要走了。“她心裏這麼想。

”不好意思,我接個電話。“他接通電話,然後走向吧台。她只得禮貌性地點頭、微笑。

“就點個炸雞吧。”她快速的向店員招手,點餐。

沒多久,他回來了,炸雞也送過來了。

“不好意思,我公司裡有點事,得先離開。真的很不好意思。我已經買單了。你⋯⋯別介意。”他滿臉歉意的說。

“噢,不要緊。呃⋯⋯我餓了,點了炸雞。我用完後,才離開。你忙你的吧。”

他就這樣地離開了。

她用力地吃炸雞。放進嘴裡,才發現那炸雞燙嘴,疼得流淚了。

這是第幾次相親了?他們見到她時,都會流露出一種壓迫感的眼神。彷彿她的身高是一種罪過。知道自己長得一米九高,就已經放棄穿高跟鞋了。怎麼還是把男生嚇跑呢?這炸雞燙得真是時候,可以讓眼淚掩飾她的心碎。

只聽見這個時候,店裡的音樂轉成了一首哀怨的歌。

有誰願意tell her no secret, tell her some lies, give her no reasons, give her alibies, tell her he loves her, and don't make her cry, say anything but don't say goodbye呢?她不禁這麼問蒼天。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