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愛

  经过一星期的暴饮暴食,木蓝的心情还是没有平伏下来。於是,今晚来到了这间民歌餐厅。想借酒精放纵自己。当然,待会儿她还要独自开车回家,不能点酒精太重的饮品。她也怕血液里酒精量太高,会中酒毒,因此点了一瓶Heineken,静静的坐在靠近台旁的双人桌,幽幽的啜着手中的饮料。台上,只有一个男歌手,和一支吉它。从音响播出来的是单调的吉它声和他的歌声。

“好,下一张点唱卡是,阿杜的歌,天黑。我不是很熟悉这首歌,可是我会尽量把它唱好。希望你们会喜欢。”

接下来的,还是那弹得不怎样的吉它声和不及阿杜性感沙哑的声音。

“唉。”木蓝刚才在公司里已经反覆的听了这首歌好多遍了。她总习惯在公司里,戴着耳机,躲在公司里属於自己的小空间,面对冷冰冰的电脑。每天,依照着自己的喜好,自己的心情,反覆的听着同样的歌。那歌手唱到一半,木蓝又不禁叹息,而且摇了摇头,眉宇间透露了不屑的语言,然后又轻啜一口啤酒。

这个小动作被台上的男孩子注意到了。他若无其事的继续弹唱着歌,眼神却一直不经意在她的身上逗留了。

木蓝从她的包包里,拿出了随身的记事本和笔。

“戒你。就在今晚,彻底的戒你。”

记事本里,瞬间出现了一行秀丽的字。

“好了,我们今晚的第一段时段,就到此为止。我的搭档相信快要到了。他今天有事,所以迟到。十五分钟后,我们再见。”

就这样,那位男孩子从台上下来。走向柜台,要了一杯水。喝着水的当儿,他又望了木蓝一眼。正巧,木蓝也向他望了过去。木蓝再次啜了一口啤酒,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目光不敢逗留在那男孩子身上。她感觉到酒精已经在体内作祟了。耳根开始红了。

“嗨。你好。我叫做俊杰。我可以坐这里吗?”

“呃。。。”

在她还没来得及拒绝时,他已经在她对面坐下了。

“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木蓝有点惊讶。这个看起来有点羞涩的男孩子,竟然会要求坐在她前面,还向她问名字!她很快的就恢复了一贯的冷漠神态,啜了一口啤酒,没回答。

俊杰开始觉得场面有点尴尬了,可是却不知道怎么是好。这时候,他的唱歌拍档来了。他看见尘杰的出现,就好像碰上救星似的,眼中出现一丝光亮出来。

“不好意思。我的搭档来了。我要上台表演了。”

“等等!”木蓝不知道什么时候鼓起的勇气,让这两个字脱口而出。她的脸蛋红了起来。

“嗯?”

她深吸一口气,然后淡淡的说:“我想唱歌。”

“啊?”

“我想唱Yesterday once more。”

这个时候,尘杰已经走到他们俩身旁了,听到了木蓝的要求。尘杰以为木蓝是俊杰的朋友,微笑的说:“好啊。走吧,时间到了。”

“不好意思,我迟到了,让你们久等了。今天,我们有个新的声音,为我们开始第二阶段的歌曲。请各位掌声鼓励,这位女生给你们带来的Yesterday once more !”

现在有三个人在台上。俊杰还是抱着他的吉它,尘杰的手指开始在键盘上飘动了。当第三拍的钢琴声响起后,木蓝开始唱了。声音有点沉沉的,有点酷似Carpenters 的声音。全场的喧哗,也跟着沉静下来。台下的人,都受到了木蓝歌声的震撼,以为是从CD播出的。俊杰也深深的被她的歌声吸引住了,可是他还是没有忘记自己的专业精神。到了chorus的时候,他和尘杰都给她和音。彼此都很有默契的陶醉在这支曲子里。



曲终,掌声的响起,给了木蓝很大的鼓舞。她简单的说了声谢谢,静静的就走下台,坐回刚才的位子。心里还是难平伏,刚才的气氛,还有自己的勇气,都吓了她一跳。尘杰对她突然的漠然有点惊诧。俊杰则有点眷恋她的声音。可是,歌还是要继续演唱下去。很快的,有很多点歌卡从侍者手中传给俊杰。他们选择性的把点唱的歌唱出,也选唱了一些他们的创作歌曲。木蓝也点了她今晚的第二瓶啤酒。

终於有到了他们休息的时间了。他们都走向木蓝。沉杰从旁拉了一张椅子,也在木蓝身边坐了下来。

“你好,我叫沉杰。很高兴认识你。你刚才唱得很好啊!”

“是吗?”木蓝有些激动,可是仍保持冷漠。她回想起以前曾被踏碎的自信心,心里一阵抽痛。

当她回过神时,发觉俊杰和尘杰都看着她时,她竟然脸红了,低下头来。她才突然想起,她还没介绍自己。

“呃,不好意思。我叫木蓝。也很高兴认识你们。”

“你想加入我们一起在这里唱歌吗?”俊杰突然问起。他好希望借此机会多点跟她接触。

“啊?”

“噢。对啊。我们只有两把男孩子声音,你加入了,我们将会出色得多了。”尘杰也附和的说。

“呃。。。我真的可以吗?我行吗?”

“当然可以啦。之前这里的老板也托我们留意,看看是否能找到一把女子声音呢。待会儿你也一起上去唱,好吗?”

“真的吗?太好了。谢谢你们。”

午夜后,台上的木蓝总算暂时忘了她的忧伤。她在台上专注的唱歌。偶尔被俊杰的搞笑话题,逗得笑了。她幽幽的歌声,像夜里弥漫的灰色。俊杰也不知道,这女孩子究竟有什么特别,他竟然深深的被她吸引住。

一小时半又过去了。终於到了曲终人散的时候了。木蓝发觉了俊杰的眼光有了异样。她走回刚才的座位,点了一杯Carlsberg,仓促的喝了半杯。俊杰只是眼怔怔的看着她的动作。沉杰则跟餐厅老板商量聘请木蓝的事。

“你喜欢上我了吗?你被我吸引着了吗?”

“呃?嗯。。。”俊杰被说中了心事而有点尴尬。他不否认,略低头,不语。

“其实。。。矜持真的对女孩子好吗?它真的很重要吗?如果对喜欢的人表白,会是错吗?不是说什么,女追男,隔层纱吗?喜欢一个人也要有这么多顾虑吗?真的要花上一辈子才懂哪个是真爱吗?”

“啊?”俊杰对木蓝突然说出这句话而感到愕然。原来,她眉宇锁着的是情困。

“你真的喜欢我吗?你才认识我几个小时,你真的会喜欢上我吗?”

俊杰默然。

“呵呵。感情,真的太奇妙了。我们总是在错的时候,碰上对的人。就像以前,碰上他的时候,已经太迟了。他的心,给不了我。现在碰上你,也是太迟了。因为,我的心,已经不在了,我要不回了。你,明白吗?”

沉默在空气只待了几分钟。

“不要紧,我愿意等。”俊杰用很肯定的语气,说了这一句话。

她傻住了。她没想到俊杰会这么回答她。就像当年,她在心里对他说过千百遍:“不要紧,我愿意等。”

“我相信感觉是刹那的,感情是可以慢慢培养的。”

他,等着她接受他的爱;而她,也在等,等着一个未知的将来。那夜三更,他们都用心的谱了一首无奈的情歌,等爱。




在看著以前收集的資料。看到紅袖文件夾,點了進去。這篇是收在尚未被編輯審查的檔案裡。也忘了編輯的點評了,因此這個版本應該不是最後版本。這篇小說和以下這首歌,可以說是有淵源,也可以說沒有淵源。小說的最後一段,是硬拗來配合歌的。呵呵~不曉得是不是真實的,因為回憶偶爾也會作弄自己,只記得想記得的回憶,也把回憶美化或惡化。假的,也會變成好像是真的一樣。

把這個重發在這裡,因為這個故事畢竟是用blueDiaries場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