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人的幸福 (拋物線)

毅鋒應該不是沒有想過要和她共渡今生,她只能這麼安慰自己。門當戶對,這個年代竟然還會有這樣封建的思想。更想不到的是,這竟然是她和毅鋒分手的原因。當初,又是誰說的一起面對長輩的壓力?

她苦笑著啜了一口愛爾蘭咖啡。

聽說,這裏是間療傷的cafe,於是放工後來就來這裏躲一躲。太多假裝關懷的眼神和問候,她不想去面對。在一起八年了。三個月前,他突然對自己冷淡起來,然後⋯⋯然後從別人的口中得知他要結婚的消息,新娘不是自己。新娘是那所謂的門當戶對人家的女兒吧?

她再輕啜一口飲料。台上的木藍正唱著帶有淡淡傷感的拋物線。



提神的咖啡加上了濃烈的威士忌酒,麻醉了部分神經,卻讓頭腦清醒著。

“早知道如此,我就要了他父親給的支票,才不至於現在的人財兩失。真是豬腦。”

這世上,還有真的愛情存在嗎?她不禁懷疑起來。

她拿出手機,點開了臉書,再去看他的近況。那穿著黑白的一對璧人照片,刺痛了她的雙眼。照片裡甜蜜幸福的笑容,和她的緊鎖眉頭成了強烈的對比。有種窒息的感覺,使她的心跳漏了幾拍。把手機放回包包裡,她大口的喝下那杯亦咖啡亦酒的飲料。舌上的味蕾被苦澀刺激著,眼淚也掉下了。

他對她說過的愛,也是一種錯覺嗎?她從來就不是嬌滴滴的女子,於是也拉不下面子去問他,他們之間到底怎麼了,為什麼無法繼續努力走下去。他累了?她何嘗不是?可她從來就不曾放棄。

她想起日前轉發的一則微博。

总有一天 你会明白
你的委屈要自己消化 
你的故事不用逢人就讲起
真正理解你的没有几个
大多人只会站在他们自己的立场 
偷看你的笑话
你能做的就是 把秘密藏起来 
然后一步一步变得越来越强大

自己似乎越來越強大了,可是⋯⋯怎麼覺得更委屈呢?

日子還是要過啊。於是,只好繼續強大,繼續強大的消化自己的委屈。工作上的委屈可以用領工資替人消災,感情上的委屈呢?用工資來買醉嗎?多不值得。想到這裡,她深吸一口氣,然後緩緩吐出。擦乾留在臉上的眼淚,站起來,回家去。

人生哪有過不去的坎兒?只有自己願不願意去面對,向前走而已。她重拾自己的驕傲,離開了BlueDiaries Cafe。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