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9月27日 星期日

不能說的秘密——樹洞裡的秘密



以前聽說了,樹洞是藏秘密的地方。於是,我走進了那族人都不敢進去的烏拉甘可依森林。

我在那森林深處,找到了一棵大樹。那樹齡應該都有幾千年了。

我把你給過的一封封情書,還有我那一封封未曾寄出的,思慕你的書信,都藏在那個樹洞裡。

你說,你要外出歷練,不會給我寫信,免得別人知道。也讓我看完你給的情書後,要把它燒掉,這樣就可以避免族人的懲罰。等你歷練回來後,更強大後,你會⋯⋯我想,既然是秘密,我只要把它們藏在樹洞裡,就可以了。至少,你不在的日子裡,我偶爾可以到樹洞裡看看那些秘密。

終於,你回來了。不過,你也忘了過去,忘了離開前的承諾。

樹洞裡的秘密,還是個秘密。而你的承諾,也變成了只有我知道的秘密了。

我再次走進了烏拉甘可依森林裡,躲進那樹洞裡。我想,秘密就該藏在樹洞裡,就讓我也把自己藏進樹洞裡。所有的秘密,就可以永遠地保密下去。


2020年6月9日 星期二

Single Girl -- 大城市。小女人

”單身萬歲!“

三個年紀三十多的女生突然舉起酒杯,大聲喧嚷、乾杯。

“你說,我們下一個是誰脫單?”

“我說是小紅!她單身最久了!”

“拜託,女人何苦為難女人?我這是母胎單身,沒救的⋯⋯”那叫小紅的女子,指向藍衣女子說:“要我說嘛,一定是小藍!她根本沒什麼機會單身!”

“別別別!你太抬舉我了。我那是害怕寂寞,有人要我就把自己推出去。哈哈!”

”乾杯!“

我其實一點都不曉得她們在說什麼,我只是想像著她們的對話。看了一些學習寫作的技巧,其中一個方法就是給在身邊發生的事情,進行對話。


木蘭在台上唱著「Single Girl」。那是什麼年代的歌了?不過,歌詞還真的挺適合在城市裡打拼的單身女子。

看他們仨一副office lady的打扮,應該是放工後,到這來放縱一下。明天星期六,不必上班吧?三個女人一個墟,既然同行沒有男生,應該都是單身的吧?我想起那部日劇,「三十拉警報」。那個穿青衣的,我應該可以想像她像劇裡的冬美吧?嗯,她目前是當小三。她想告別現在。

“你和他分手了?”

“啊?要不然,這怎麼會是single party啊?!笨蛋!”小青向小紅拋了個媚眼。

“拜託,別對我放電。這個party禁止放電!”

“哈哈!”她們又笑成一團了。

“小青,你一定要追求屬於你自己的幸福噢!”小藍帶著少許嚴肅的口吻說。

“你少來這套!”看見小藍還是瞪著她。

“知道啦!囉嗦!”

接下來,她們又大聲笑了起來。

其實,或許她們只是討論著公司裡的八卦事情,或是慶祝其中一人升職。莫非,剛才那首「Single Girl」把我的思緒帶動去某個頻道?我看著攤在面前空白的草稿紙,感到有些懊惱。再看看已經喝了半瓶的Corona,我再檢討自己。幹嘛來這個地方找靈感?冰箱裡還有兩支Corona啊!在家喝便宜很多呢!唉~

或許,我也覺得寂寞了,才會給自己找藉口來這裡喝酒、找靈感。不過,這不就是現代的文明病嘛?什麼都不懂。。。

我還是把那瓶酒喝完,乖乖回家去碼字會比較好。嗯,就這樣。加油!

2020年5月11日 星期一

體面 —— 人魚故事

Shhh...這是一個秘密。最後,我並沒有變成了泡沫。

我把姐姐送來的匕首,刺殺了那嫁給王子的公主。變成泡沫的,其實是她。她沒想過,我會將她給我的匕首,刺向她。看著她化作泡沫慢慢消失在空中的時候,我的心也空了。

王子的愚昧,也讓我認清了現實。人,只愛自己所認識的世界。自己所相信的,就是事實。多悲哀啊!

我跳入了大海。或許因為我沒有殺了王子,因此從此徹底遺矢了我的聲音,還有尾巴。我後悔嗎?我並沒有。待遊到岸邊時,我累了。我不曉得這裡是哪裡,不過也罷了。我只想好好的睡一睡。日升月落,我隱約感受每天的陽光和月光的交替,不過就是不想睜開眼睛。後來,我就真的昏睡過去了。

就這樣過了幾百年吧?終於有一天,我醒了。聽說,聽後來的人說,那人魚公主最後因為太愛那王子,捨不得殺了他,最後變成了泡沫,成全他而離開了。原來,最後他們都知道我的存在。

我去了趟皇城,去翻閱了那段故事。原來,它早已成為童話。而那王子,後來娶了鄰國真正的那位公主。他們從此都過上快樂的生活吧?反正正史或野史裡也沒記載什麼。那段曾經刻骨銘心的愛情,百年後也不再心痛了。這樣,很好。

我看見靠近河口和海交接處的岸邊,有座銅像。他們說,那是美人魚的銅像。不時有旅客去那裡觀看,拍拍照。那明顯的雙腿,怎麼還稱為美人魚呢?

今晚的月色很美。迎面而來的海風提醒我,真想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