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得滿足﹐也是一種幸福

尘杰和雪花结婚好几年了,在这里也定居了好几年。两年前,他听朋友说木蓝跑来这个城市工作。这么久以来,他们俩都没碰上。没想到居然在咖啡豆里相遇了。木蓝还是像以往般,喜欢注视尘杰的脸。尘杰被看得有点不好意思。

"她还喜欢我吗?"尘杰不禁心里如此的问自己。木蓝突然笑他脸红,一时在毫无意识下,他脱口说出了怕她喜欢上他的话。看见木蓝轻轻的皱了眉,他止口了,也不敢胡思乱想下去。

在七点多时,尘杰赶回去Blue Diaries了。他向雪花提了起木蓝辞职的事。

"噢?你遇到木蓝了?她还好吗?好久没见到她了。"

"嗯。她辞职了。还说要转行呢!"

"是吗?嗯…"雪花一面回应尘杰,一面在钢杯里的沙冰加了像颜色素的奇异果汁,然后把那调珍珠奶茶的钢杯盖好,放入一部机器上,锁好了那钢杯,启动那机器。望着那摇动着的机器,雪花突然出声了。"对了,尘杰,幼美打算辞职了。她说要到外地去升学。"

尘杰放下了手上的一些账单,转头看着雪花。"我们这里已经不够人手了。我偶尔还可以上台唱唱,可是招待顾客方面…"

"对了,木蓝唱歌很不错嘛!以前我们一起去卡拉OK时,她都唱得很好啊!反正她打算转行,不如叫她来这里吧!"

"咦?这个注意不错!好,我立刻打电话给她!"

正当他向木蓝提起时,雪花向他使了个眼色,要了电话筒。"让我跟她说。"

"木蓝,我是雪花啊!你就答应我们吧!尘杰说你想转行,就来我们这里驻唱吧!你的歌声很好听啊!至於其他问题,都不是问题啦!只要你肯来就行啦!"

正巧纳斯拿了几张顾客的订单,於是雪花不等木蓝多说,就约了木蓝第二天见面,然后草草的结束了电话。

尘杰看见妻子忙得有点手忙脚乱的样子,笑了。雪花突然察觉到丈夫的目光,含情脉脉的望了他一眼,微笑着,然后继续看订单,弄饮料。尘杰随后也走到外边,招待顾客了。

再见的时候,看见一身都是蓝色打扮的木蓝,尘杰不禁想起多年前那总在眼神里透露忧郁的木蓝。如今,木蓝总是精神奕奕的。雪花也被木蓝的笑容感染了她的喜悦。

"嗨!对不起,我迟到了!"

"不要紧。我们也刚到没多久。"

"木蓝,你考虑得怎样?我想,不用再考虑了,就来我们这里做吧!"木蓝刚坐下的时候,雪花就开始问了。

"呃…我…"木蓝看了看雪花,又望向尘杰,一脸失措的样子。

"雪花,你怎么这么急呢?我们都还没点东西吃呢!"尘杰微笑的说。"Waitress, menu please!"他把右手扬高,向店里的服务员要了菜单。

"不好意思,木蓝。我…"

"不要紧,不要紧。"木蓝快速的答道。"我…其实,我也考虑清楚了。我也不妨开门见山的说吧!"木蓝向雪花眨了眨眼。"我已经是没有经济能力了,如果你们此刻告诉我不要雇用我的话,我就惨啦!"说完,她开心的哈哈笑起来。

"你…你真是的!哈哈!我们当然要请你呀!只是,怕你这个大牌程序员不肯委屈自己呢!"雪花也装起模样,嘟起嘴来。

尘杰望着妻子可爱的神情,摇头笑了起来。嘻哈的笑声,把他们的距离拉得近近的。这么多年不见,他们的感情还是像以往般那么亲切,这是真的是他们预料之外的事。或许,彼此还保持着对方所熟悉的笑容吧!那笑容并没有被时间的流逝,而变成陌生。

"那,你什么时候可以开始上班?"

"什么时候都可以!反正我晚上都是闲着,加上我手头上已经没什么工作了。老板应该很快就放人了。"

"好!那就下个星期一吧!今天是周末…对了,你今天有约会吗?"

"嗯?什么事?不是叫我待会儿跟你们回Blue Diaries吧?"

"哇!你以为我们请你来唱卡拉OK啊?当然是要你去那里练习啦!哈哈!"

"咦?呵呵!好啊!"木蓝很爽朗的答应了。

"啊?真的?那…就是说,你还没找到男朋友喽?"雪花带着一点失望的神情,看着木蓝。"还以为你会约男朋友出来陪你去Blue Diaries呢!"

木蓝有点不好意思的稍微底下头。眼睛望着杯里的水。尘杰也觉得有点尴尬。雪花为自己的一时失言,而不知所措。

"呵呵!就是因为这样,才答应到你那里驻唱啊!要认识多点帅哥嘛!在我公司里,很难找到仍然单身的男孩子耶!"木蓝很快的回神,微笑的说。

"哈!放心!你这么漂亮,一定有很多蜜蜂、苍蝇围绕的!"雪花说完后,转向尘杰说:"太好了,以后我可以约木蓝陪我逛街,你就不用听到我说要逛街买衣服时,一副头痛的样子!"尘杰微笑的看着雪花。

这天,三个老朋友都过了一个很愉快的下午。

夜半两点了,Blue Diaries也打烊了。尘杰像平常般,牵着雪花的手,一起回家。

在等着雪花洗澡的当儿,尘杰拿了一张蓝色的小纸条。他坐在楼台,望着无际黑戚戚的天空,顺手的从衣袋里拿出了打火机和香烟。他口里含着香烟,用着熟练的手势,把香烟点燃,深深的吸了今晚第一口烟。

尘杰也像别的男孩子般,对於木蓝曾经对他的爱慕,他感到骄傲。只是,木蓝是个好女孩,他想她应该会找到一个她爱的,也爱她的人。他也回想起,向雪花求婚的情景,幸福的笑了。想了一想,尘杰在蓝色的纸上,写了短短的几句。

"如果上天要我再从雪花与木蓝之间做出选择,我依然会选择我的所爱…"

尘杰重读纸条上的字迹,然后拿起打火机。很快的,那张蓝色的纸条烧成灰。只是,幸福的感觉仍然留在他心里。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