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不該是女人的全部

向雪花提出辞职,花了幼美很大的勇气及决心。以前她以为,日后会像雪花一样,拥有自己的民歌餐厅,和心爱的人一起经营。她一直都很耐心的等着。一年、两年、三年已过去了,俊杰始终待她如妹妹般。女人的青春有限,她明白这个道理,於是她决定放手了。

"不要为了一棵树而放弃整座森林!"好友梅凤如此对她说。这句话,幼美也听了不少次了。只是对感情执着的她,无法从自己对俊杰的爱慕中抽身出来。眼见身边的朋友恋爱的恋爱了,结婚的已结婚了,她心里不禁自怜起来。该继续等下去吗?她迷惑了。

前几天有个教育展览,幼美陪了梅凤去逛。眼看着好友在工作后,仍积极的策划升学的道路,她不禁折服了。

"梅凤,你真的是我的偶像!我们从先修班毕业至今,已有三年了!你竟然还有打算继续深造的念头!"

她们走累了,来到附近的咖啡豆歇息。啜了一口Mocha Ice Blend,幼美又说了:"梅凤,你怎么可以这么有冲劲,继续追求以前的梦?我真的是服了你!"

"幼美,你也可以啊!只要你肯的话,你也一样行的!只是…你干嘛还要为了那棵树继续蹉跎岁月呢?"梅凤说到这里,不满的又提高语气了。

"我…我不知道。"

"你认为这样值得吗?你认为这样就叫做为爱牺牲吗?"

幼美明白梅凤虽然语气重了点,可是那都是为了她好。她静静的,不语。眼泪含在眼眶中,她忍着不让它流出来。

梅凤看见她这样,也不忍心继续说下去了。她们一直保持着沉默。

"我已经等了他三年了…他依然无动于衷。我真的累了…我真的累了!"说着,幼美的泪水不听使唤的流了下来。幼美也不再顾什么仪态的,双手掩着脸抽泣着。梅凤见了,把自己的椅子拉去,坐靠近她,然后把她抱着。

"我也不想这样。我不明白为什么会这么迷恋着他。他到底有什么好?他到底有什么好?"幼美不禁反问自己起来。

"幼美,他一点都不好。你醒醒,好不好?世上还有许多事情等着我们做呢!哭了,就算了,好不?"梅凤一面安慰她,一面轻拍她的背。

慢慢的,幼美开始停止哭泣了。

"幼美,不如这样,我们一起到吉隆坡去念书!我们一起离开这里,然后可以互相作伴!"

"念书?"幼美眼里写着迷茫。"念书…"打从在Blue Diaries驻唱,认识俊杰后,念书这个念头从来没有在幼美脑海中闪过。此刻,她有点茫茫然了。

"对啊!你以前不也很喜欢美术吗?我们一起到吉隆坡念个设计什么文凭的,好不?"

"嗯…念设计…"幼美还是喃喃自语的。

"幼美,拿出你以往的斗争的勇气出来!我们一起朝以前的理想出发!"

回到房里,幼美还在想着梅凤的那一番话。眼光不小心落在桌上的一罐蓝色星星。她的心不禁抽了一下。她慢慢的走向桌子,坐了下来。这罐星星陪了她两年多了。它们都洞悉她心里的话。她多么希望俊杰也明白她的心意。她的手中还是握着刚才梅凤交给她一些学院的资料。

"好了,等待也已经过期了。我也该为自己的未来有所打算了!"她从星星罐旁,抽出一张蓝色折星星的纸条。她乘自己还有勇气时,迅速的在纸条上写了一行字,表示自己已经下决心了。

"998:这是最后的蓝色星星了。我决定离开你了。希望你愉快。"

写毕,如往常般,她把它折成星星,放进那玻璃罐里。然后,带着空荡荡的心入睡。

这天,幼美特地早点到Blue Diaries去,向雪花提出辞职的事。碰巧俊杰也早到。

"咦?你要辞职了?"

"嗯。我打算和梅凤到吉隆坡去念书。"

"噢?怎么突然有这样的决定?"

"不是突然啦!我以前就打算去那里念设计啊!现在储蓄够了,可以继续念书了。"幼美微笑的答道。

"噢。"

"对了,生日快乐!这个是我送给你的礼物!"幼美把她储蓄两年多的蓝色星星交给了俊杰。

"噢?啊!谢谢你!你自己折的?"

"呵呵!我才没那么空闲呢!"幼美调皮的眨眼。

"嗯。什么时候走?"

"大概两个礼拜后吧!"

把那罐星星交给俊杰后,幼美的心完全空了。以后没有理由想起眼前的男孩子,也没有理由让自己向蓝色星星倾诉心事了。这样也好吧!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