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你回來

终於毕业了。MBA的课程还可真不容易,可是她还是毕业了。

如同一般城市女子,溪韵拥有独立思考及自力更生的能力。靠着自己每个月收入三千,她终於考获另一张文凭了。周末没有上课了,对这些"多出来"的时间,她还真的有点不知所措。也许,是时候考虑转工了吧。

在这家日本公司做了两年多了,每天坐在公司里,给公司的软件与别家公司的软件做比较,然后搬出一大堆数目字出来,做些交代。如果是自己公司的比较逊色,又要看那软件部门经理透过电邮从几百万里外的"脸色"。说这个数目字不对,因为我们的软件这个、那个什么的,总之自己写的软件是最好的,就是了…真累人。

溪韵坐在房里,时间度日如年,有点无所适从,想想,还是收拾这两年的课本书籍吧。其实,也没什么好收拾的,她从来不让自己的房间凌乱的,每天晚上,温习功课后,总把课本放回书架,才安心的上床睡觉。这么多年了,都习惯了。她只是坐在床边,眼怔怔的看着整齐摆放在书架上的书籍。

"啊!"也不知道怎么的,溪韵不小心碰到了床边的小箱子。她小心翼翼的把箱子拉靠近自己,然后把它打开。里边有着大小不一本的日记簿。那是她多年来写的日记簿。

她拿起了千禧年的那本日记簿,书皮是淡黄色的。嗯,那一年,电脑界还闹得有点混乱。有些人说那一年不是真正千年虫的危机,2001年才算是新的千禧,新的世纪什么的。那时候,她还在大学念学士第二年,管它什么时候发生千年虫危机,总之毕业了,千年虫危机或许已经是个没人提的过去了。电脑就是这么快的日新月异,她当时放慢了脚步,好好的享受于大学的蜜月期。

沉醉于漫步回忆隧道,总是浪漫凄美的。她看着日记簿,笑了。想起几个星期前碰上纳斯,纳斯还在Blue Diaries里工作。

"唉,这个痴情的男孩子!"她不禁叹息了。"怎么自己总遇不上好的男孩子呢?自己太独立了吧?"说真的,溪韵总是怨月老不作美,怎么忽略了她。

"算了,去蓝色日记看我的黄色日记吧。"她对着镜子笑了笑,然后就往Blue Diaries去了。

"夥计!来杯免费茉莉茶!呵呵!"到了Blue Diaries,看到老朋友,她忍不住搞笑了。

"今天心情怎么这么好?升职了?"纳斯被她的欢笑感染了,也报以微笑问她。

"没。我MBA毕业了!你说,你是不是该请我庆祝?"说完,她还调皮的伸了伸舌头出来。

"呵呵!你不付钱的话,恐怕会横着离开这里呢!"纳斯也开玩笑的捉弄她。

"哈哈!好好!小女子怕了。小二,来杯热腾腾的茉莉茶吧!"

"是!遵命!"纳斯把订单写了,拿给雪花。

"这里还蛮热闹的…"溪韵轻声的说。

不知道发愣了多久,她开始慢慢的翻开了日记。轻轻的啜着那绿茶,幽幽的看着日记簿里的字迹和…嗯,是泪迹。有些是感动的泪水留下的,一些是伤感的时候留下的…

好快,就这么样,已经是2003年了。岁月真的不留人啊!编织梦的岁月已经过了,溪韵还可以拥有自己的梦吗?她也迷糊了。学业方面,写着一些辉煌的成绩;感情方面却仍然一片空白。她不禁认为自己应该探讨自己的待人态度了。

"怎么啦?又发愣了!"

"纳斯,我…我会不会太男孩子了?"

"啊?噢…呃…"

"你要老实告诉我!"

"呃,是有一点点啦!可是这样很好啊,容易跟别人相处嘛!你知道啦,一些女孩子脾气,我可不敢领教呢!"

"哈哈!你真会逗人笑!"说着说着,眼泪却不知觉的流了下来。

"你怎么了?没事吧?"

"没什么。没什么。"她微笑的回答道。"其实,我的感情故事里,也不完全空白的,不是吗?至少……"

"嗯!"纳斯微笑肯定的点头。

"呵呵!好啦,谢谢你!"溪韵擦干眼泪,微笑的看着他。"他申请回来工作了…"

"噢?是吗?那很好啊!"

"嗯。"

"我…"溪韵把溜到口中的话,硬硬的吞了下去。

"怎么啦?"

"没什么。呵呵!好了,小二,bill please!"

"是!大姐!呵呵!"

溪韵带着崭新的心情回家去。是的,海忠要回来了。她的心绪被牵动着。他还会依然如故吗?那要等到他真的回来了,才知道了。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