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藍色小卡片

眼看这几年,Blue Diaries的生意渐渐上了轨道,心安了不少。雪花有点累了的感觉。她和尘杰会钟爱于蓝色小卡片,与他们之间的恋情脱不了关系。婚后,尘杰偶尔还会给她写一些爱语,在那蓝色的小卡片上。
 
婚前,尘杰写得勤,差不多每一天,他都会在门前的信箱里留下蓝色卡片。那是雪花每天早上的期待。就好像是写日记似的,偶尔尘杰会在卡上告诉她,他的一些心事。然而,就算有多皱他的眉头,每经雪花在他额头上轻吻后,他总会回她一个开怀的笑容,然后告诉她,说她又令他的一天充满希望了。

雪花翻开那粘贴簿,看看里头的卡片,心里会心的笑了。和他相爱了六年,欢笑总多过泪水,她觉得幸福极了。她翻开了千禧年的那一本。那一年,发生了种种的转变,使她的人生进入了另一个阶段。那一年,过得辛苦了一点,可是也是她人生里过得甜蜜的一段日子。

她看到了粘贴簿里的大头贴。那是他们在新山的一间广场里拍的。

"走,我们去那里拍大头贴,好不?"

"好啊!"

尘杰亲密的紧抱着雪花。两个不小了的大孩子,就在荧幕面前扮鬼脸。

"杰,以后我们有了孩子,我们也带他们来这里一起拍大头贴,好吗?"

"呵呵!怎么啦?还没进门,就想为我生宝宝啦?"

"你好坏!不理你了!"雪花假装嗔道。

"不要这样啦!开玩笑而已嘛!"

第二天,从雪花脸红的点头开始,他们的关系又升华了。

"给你送上一朵百合,一个环。环是由我们彼此的孤结合了,百合因你我的纯爱而开了…请把环给左手的无名指戴上,然后朝日出的地方点点头,让我成为今天最幸福的人吧!"

尘杰站在雪花屋外的不远处,看见雪花的微笑,高兴得奔向她,抱住她了。

那一幕,是多么的透彻清晰。她心里突然涌起一股当母亲的喜悦。嗯,她怀孕了!她轻轻的抚摸着还未鼓起的小腹,微笑着在脑海里拼出一家三口的幸福画面。

尘杰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雪花身旁。

"怎么楞住啦?"尘杰关心的问。

"没什么啊!要给你今天写的卡片放进粘贴簿里。"雪花微笑的望着丈夫。"杰,我觉得好幸福噢!谢谢你…"

"呵呵!傻丫头!"说着,尘杰也轻轻的抓着雪花的手,试图感受隔着雪花的手,传来她肚子里的温度。

他们结婚了三年,同样的Blue Diaries也已经三岁了。那一年,他们的婚礼办得简简单单的,为了省下钱来开Blue Diaries。那一年,应该可以以清苦来形容那一段日子。偶尔和尘杰吵架,总以互相给对方一张蓝色卡片,卡片上写着道歉及爱对方的字眼来结束短短的冷战。一张张的蓝色卡片,见证了他们一路走过来的恋迹。

爱情,不贵于处处忍让,而是好好的沟通。忍让,只会让爱情里的肿瘤成长,转为恶性,等到要医疗的时候,时为已迟了。雪花和尘杰都深懂这个道理,於是他们彼此都很忠於对彼此的感情,也很坦白的告诉对方自己的顾忌。

"杰,听说生孩子后,女孩子会胖起来,你还会像目前般爱我吗?"女孩子总是多虑的,尤其是现在怀孕时期,一旦走入深渊,或许就会很容易的患上忧郁症…

"雪。呃…我,我或许就不会一心一意的爱你了…"

"啊?"雪花震惊的看着他。"你…"

"因为我还要分一点爱心给我们的宝宝啊!呵呵!"尘杰带着顽皮的眼神笑雪花,然后把她抱在怀里。"你胡思乱想到哪去了?快回来,嗯?"

"你好坏!"雪花口里骂着尘杰,脸上透露着不开心的样子,心里却觉得甜极了。

"雪花,以后,你就别在Blue Diaries待至深夜了,这样对你的身子和宝宝都不好。反正六月已经来上班了,也开始熟悉那里的工作。好不?"

"嗯…"

"在家里,也不要等我回家噢!先去睡觉。关了Blue Diaries,我会直接回家的,啊?"

"嗯…"

"你也要开始读一些有关调养身子的书,一些冷冻的食物就少吃了噢!"

"嗯…"

"不要再做一些激烈的运动噢!"

"嗯…"

"有什么粗活,就叫我帮你做,知道吗?"

"嗯…"

"你睡了?"

"嗯…"

"我爱你…"

"嗯…"雪花含笑的躺在尘杰怀里,安详的睡了。尘杰轻轻的拨开她的头发,在她的额头上轻吻了一下。他看见摊在床上的粘贴簿,也微笑了。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