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棄﹐或許是個開始

在咖啡豆里,木蓝点了一杯Genmaicha Green。坐在靠近门边的小桌旁,静静的品尝那香醇的绿茶。今早刚把辞职信递上去,心情轻松了不少。做了编程这么多年,她有点累了。是时候换换工作性质了。

想到这里,木蓝不禁微笑起来。

"发生了什么事?怎么笑得那么开心?"

尘杰的突然出现,让木蓝从沉思中醒了过来。

"啊?是你!"

"呵呵!对呀!在想什么?怎么这么入神?我从这门走进来到柜台那里点了咖啡,直到我把咖啡放在桌子上,你都没察觉我的存在。"

"噢?是吗?真是不好意思。"

木蓝微笑的向尘杰道歉。她仔细的端详尘杰的脸,微笑,不语。尘杰不禁脸红起来。

"咦?男生也会这么容易脸红吗?"木蓝突然笑了起来。

尘杰顿了一下,也笑了起来。"我怕你喜欢上我嘛!"

木蓝的心微微抽了一下。只是微笑着,拿起那白色的杯子,轻啜一口茶,没说什么了。

尘杰也拿起他的杯子,用吸管喝了一口,然后说:"你今天怎么啦?好像很开心噢!"他试着把尴尬气氛给驱走。

"噢。没什么。我今天辞职了。下个月就开始是无业公民了。"

"啊?你还没找工作吗?"

"没。还没想清楚要往哪儿发展。"

"嗯,你很少这么任性的。这次怎么…"

"真的没什么!只是觉得很累了,很想转行,不想再跟电脑打交道。"说着,木蓝望了望杯里的茶水,停顿了一下。"我不想在十年后,我还是每天坐在电脑前,重复着敲打键盘的动作。每天只是跟冷冰冰的电脑为伍,少了接触人,变得越来越孤僻的样子。我现在是闷慌了,很想来个生命的转弯。"说到这里,木蓝不禁又微笑了。

"嗯。你说得对!多接触人群,才能早日找到如意君郎!哈!"尘杰开玩笑的说。

木蓝看了看他。"对!我母亲也逼得我紧了!新的一年,我想,就以此为目标吧!你要为我祈祷噢!"

"为你祈祷?呵呵!我还在想,谁会是那不幸的人物呢!"

"你…太过分了!"

在咖啡豆里的交谈,就在互相在语言上讽刺对方而结束。尘杰要回Blue Diaries了,而木蓝也想回家好好的休息。

"周围的草原绿了起来,满院的玫瑰,开着一片野花,啦…"木蓝愉快的在冲凉房哼着歌。在这个城市这么多年了,很少会遇上尘杰。今天还跟他聊了整个傍晚,她实在很开心。

洗澡完毕,她坐在房里的风扇前,轻轻的擦干头发,嘴里还是含有笑意。

"啊!我的lavender香烛!"她突然想起什么的,往厨房取了一盒火柴回房间,然后拿起放在床边的灯式蜡烛,放在书桌上。

"好久没有闲情的点这根蜡烛了。嗯…真香!"木蓝关了灯,静静的坐在书桌前,凝视着那微弱的烛光。

"嘟…嘟…"电话声响,把木蓝从冥思中拉了出来。她赶紧跑到客厅,拿起电话筒。

"喂!"

"喂!木蓝,我是尘杰!"

"噢。尘杰,找我有什么事吗?你那里很吵耶!"

"嗯。我在Blue Diaries啊!对了,我刚才和雪花谈了,你要不要来这里驻唱?"

"啊?什么?在Blue Diaries驻唱?"

"对啊!我们这里有个歌手也刚辞职,你要来顶替她吗?"

"我…"

"来嘛!雪花知道你想找份别的工作,立刻就说要你来我们这里驻唱了。她说很想念你。如果你肯来的话,那么就可以常见面了!答应我们,好不好?"

"呃…我怕我不行耶!"木蓝有点犹疑。"我…我不曾…"

在木蓝还未把话说完,线的另一头传来雪花的声音了。

"木蓝,我是雪花啊!你就答应我们吧!尘杰说你想转行,就来我们这里驻唱吧!你的歌声很好听啊!至於其他问题,都不是问题啦!只要你肯来就行啦!"

"呃…雪花,我…"

"好了,不多说了,顾客越来越多了。就这么说定吧!明天中午一起吃饭吧!拜拜!"

"喂!喂!"雪花已经挂上电话了。

"这个雪花,真是的…"木蓝在心里低咕着。从冰箱里拿出了一罐Heineken,慢慢的啜了几口。把书桌的灯亮了,然后就坐书桌前,拉开右边的抽屉,拿出了蓝色的记事簿。翻开了新的一页,木蓝的思绪停留在那线条上面。

没多久,她在记事簿上写了几行字。

一月十一日,晴。

终於辞职了。这样也好,没有反悔的机会了。尘杰和雪花要求到他们的Blue Diaries去驻唱。我该答应吗?算了,不想了,明天才来打算吧!

合上了记事簿,木蓝就把灯关了。Lavender香烛还继续燃着,木蓝就这样沉沉的睡了。

留言